<optgroup id="yiuga"></optgroup>
<center id="yiuga"></center>
<center id="yiuga"></center>
<center id="yiuga"></center>
<optgroup id="yiuga"></optgroup>
<optgroup id="yiuga"></optgroup>

“艺”心抗疫特辑 第三期

2020-05-06 11:48:51 dangzhengban 13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2020年是独特的一年,疫情也给了我们许多思考。寒冬将去,暖阳将至,千丝万缕心头绕,何妨纸笔书华章。寒假期间,杨柳文学社动员师生以笔为戎,抒写疫情之思,收到了多篇师生文稿。

2020年4月,杨柳文学社推出了“‘艺’心抗疫”特辑第一期 ,让我们一起欣赏我校师生在疫情期间的所思所感吧!

 

 

 

图片关键词

 

 

 

致敬逆行者

 

高2022届4班 陈馨悦

指导老师 师云锋

 

绵延万里的脊梁,撑起了家国情怀。                           

一个民族总有些东西是不能亵渎的。

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洪水来了,自己挖河渠疏通;疾病流行,自己试药自己治。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就把太阳射下来。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大年三十,我们像往年一样,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与此同时,一大批医生和护士正匆匆与家人告别,踏上了没有硝烟的征途。我很好奇逆行的意义,于是翻开了字典:逆与顺相对,意思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行,是行动的意思。所谓逆行者就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行动的人。

我知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如果不幸感染上的话,那么病毒就会像怪兽一样,占领肺部吞噬细胞,导致人缺氧而亡。不幸的是,我们尚未研制出特效治疗的药物。

面对可怕的病毒,一些医生和护士仍旧选择逆流向前。他们无所畏惧,迎难而上,不遗余力地寻找着救治方法和解药。我想当我们还在家里躲避疫情时,他们奔波在一线救死扶伤——这便是最美的逆行。


图片关键词

艺体中学教师  姚祖凤

 

他们是最辛苦的人。他们有的已是耄耋之年,有的还属金色年华。84岁的钟南山爷爷可谓感人肺腑。他本可以远离病毒的危险,在家里安享晚年,可他并没有。在人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就像17年前,SARS病毒爆发时一样坚定。17年前他说:“把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比缃袼裾绞恳谎?,又冲上前线。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张照片,84岁的钟爷爷在去武汉的火车上疲惫地靠在了座位上累了,睡着了,他在用自己的身躯为人民的健康搭建长城??!这是一个多么值得敬佩的老爷爷??!如果他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要向他虔诚地鞠下一躬。

像这样的勇士,这样的逆行者,又何止一个?

他们是最美的人。厚重的防护服遮住了他们年轻疲惫的面庞。留给了世界一个个美丽的背影。他们必须每天带着口罩,脸上也因此留下了印痕。为了不浪费防护服,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不肯多吃一口饭或多喝一口水。一天下来,他们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可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病人需要他们时,他们都会不顾危险地伏下身去。如果他们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虔诚地向他们鞠下一躬。

病毒是无情的,人却是有情的。我相信有了你们,最美的逆行者,武汉这个城市一定会恢复往日的生机。新年的钟声响彻九州,疾病与灾难都会成为岁月的尘埃。总会有一天,这里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没有绝望与黑暗,春风会吹开这里的?;?,一树又一树连成蔽日的云朵,而这里,疾病肆虐过的冰冷土地下,是即将破土而出的春天。愿寒冬消散,安乐归来,大雁春归,中华大地依旧是岁月温柔,碧海长空!

 

 

当归,当归

 

艺体中学教师  曾吉

 

人在一个环境里待得太久了,就会变得迟钝,变得麻木,甚至烦躁,失去某种热爱。

抱着非出走不可的心情,我决定丢掉所有的羁绊去远行。遇到春运怕是不好买回程的机票?不存在的!这本就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出走,归期未定。

找了一家看得顺眼的吊脚楼就爽快地住进去了,推开窗看着碧绿的江水和回清的倒影时,一种叫仪式感的东西又重新被唤醒。独自漫步在古城的大街小巷,没有终点,不必赶路,想走的时候就走走,想停的时候就停停。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真觉得自己是个自由的人了。

1月20日,在凤凰“游手好闲”的第三天,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声音很急切:“你现在在哪里?在原地不要动,尽量避开人群,然后就近找到正规药店,购买口罩,要N95,不带呼吸阀!非典又爆发了!注意安全!”非典的厉害我是知道的。但是看着渐渐醒来的古城,来来往往的人们自在安逸,便又想起打这通电话的人,是个极其惜命之人。于是紧张的情绪也被这缓慢流淌的江水稀释了去。直到中午到主街上去寻觅美食,看到遍街的关押在笼子里的竹鼠时,才又觉得病毒从未远去,我是不应该大意的。于是,又放弃了吃,转而进了一间药店,买了口罩。

药店里人也不少,但买口罩的人就我一个。大概这青山绿水,人杰地灵的地方,口罩是太不必须的东西了,以至于年轻的店员在听我问有没有N95口罩的时候都迟钝了几秒,而后又转向同事问询,最后才翻箱倒柜的帮我把口罩找了出来?!翱谡钟械?,你要几盒?”“一盒就好了,谢谢?!蔽叶缘暝钡哪托暮腿惹樾幕掣屑?,并觉得这一整天都很顺利。

好在这仅有的一只口罩还配了四个替芯,否则我可就遭殃了。见有间饭店在代售车票,我又买票去了张家界,后来又去了长沙。

在岳麓山上,第一次盼起了归期。我是下午五点过一刻上山的,本打算速战速决,一个小时完成战斗,可才刚上到半山,雾就开始重了起来,越往后走,植被越深而天色越暗。我是怕黑的,明明才六点钟,山中已陷入无边黑暗。没有行人,雨越下越大。此刻我突然有些懊恼,在山脚下瞥见了雨伞却没有买,在这异地他乡又没有人可以依靠。原来匆忙选择了自由,却没有做好独自应对一切的准备,在家庭的呵护下长大的纤细灵魂显然无法承担起因追求自由而带来的副作用。

 

图片关键词


在少有人至的山上晃荡了两个日夜,不觉人间已经换了颜面?;爻痰募苹?,还有最后一站——湖南省博物馆。1月23日早上8:30,我已经撑着雨伞等候在了博物馆的铁栅栏之前。凭去年到陕西省博物馆排队两天都没有进去的教训,我宁可湿了裤脚也不愿找个地方避雨。隔着铁栅栏,还有和我一样在雨中等候的工作人员。只是他还戴着护目眼镜、N95口罩和硅胶手套,看起来甚是隆重。已经这么严重了么?当然!额温枪、安检机,安检处八个工作人员统一佩带口罩和手套,严阵以待,时刻准备着对来访人员进行盘查。

距离开馆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排在我身后的队伍也越来越长。仿佛一夜间,人们都戴上了口罩,无论大人小孩儿,虽然口罩样式多种多样,质量参差不齐。有个戴着花布口罩的母亲抱着孩子来问我口罩是哪里买的?我说,凤凰。于是人家抱歉地笑笑就走了??谡忠丫苣崖虻搅寺??我突然有点懊恼,懊恼没有多买几盒口罩。随后又感到庆幸,庆幸自己颇有先见的带上了口罩。我想到那通来自家里的电话,想起这个不善言辞、极为惜命的人也曾让我哭、让我恼。

 9点,当铁栅栏缓缓拉开,我成了第一名入馆游客。想来也觉得凑巧!能够在这样的重要时刻充当第一,便已经超出平常那个慢条斯理的自己了。这生命中独一份的体验,也因为身处陌生的环境而被异常放大。甚至令我本就迟钝的对疫情的恐惧和疑虑也被暂时放下。 

10点,武汉封城。

家里再次来了电话?!笆裁词焙蚧乩??你为什么还往人多的地方跑?赶紧回来吧,万一湖南也封城你就回不来了!”挂了电话突然感到害怕。武汉封城了!我立马给在武汉定居的朋友去了视频电话,母子二人坚决贯彻执行国家政策,宅家几天了,而做警察的丈夫,已经好几天不曾回家。视频里,母子俩的状态都还不错,说蔬菜水果在家里有人送上门,倒还便利,只是两岁多的孩儿还不懂为什么不能出门,隔三差五的,需要自己花些心力安抚孩子不能出门的烦恼。大前天,在凤凰,还没有人戴口罩;前天,在天台山上,我戴着口罩爬山像个异类;昨天,在岳麓山上几乎没见人影;今天!所到之处无不严防死守!旅行果然让人放松,也一不小心便让人迟钝。

机场没有想象中那样戒备森严,登机口等候的人们大多没有戴口罩。我感到一种置身于不确定中的恐惧,恨不得把自己打包装进行李箱好了。便是死,也不能一个人,凄然的,留在他乡异地?;固甘裁闯鲎??归去吧!

飞机上的失足感令我狂躁不安,邻座未戴口罩的乘客的咳嗽声令我心颤。飞机落地的那一刻,仿佛浮萍生了根。我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主动给家里回了一个电话:我回来了!

 

图片关键词


“你别来医院了!医院已经有病例了!”

我回来了,得知的第一个消息竟是婆已经生病住院好几天了。我在凤凰泛舟的时候,82岁高龄的婆摔了,股骨头骨折。由于婆太瘦了,没法做手术。为了不影响我游玩的心情,家里一直对我只字不提。这些天来,他们一边顶着疫情的压力,一边轮换着在医院照顾婆。

我坚持要去医院,家里坚决反对。在医院承受着巨大的被感染的心理压力。他们坚决反对我顶风前去??醋拍盖追⒐吹钠旁诓〈采贤吹妹蜃炝骼岬氖悠?,我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婆一生坚强,从不抱怨,不管多痛,总习惯性隐忍。而今老了,却还得受这种痛。我自责不已——出走!这实在是太自私了!

“你别来医院了!”这绝情而深情的话语,如一盆凉水,浇在我的不远千里赶回家的渴盼上。今天可是年三十??!家人都在医院。那么我也得去医院!沸水关了火,被浇凉水反而会再次沸腾!医院何所惧!

去骨科住院部要经过发热门诊。一辆救护车就停在门诊旁,司机在驾驶舱严阵以待,车顶上闪着幽魅的蓝光。排队等待诊断的人们都戴着口罩,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从他们踱步,沉思,蜷缩,或打着电话前俯后仰的动作里,我能够感受到一种紧张和焦虑。

婆年纪大了,摔的时候受了些惊吓,精神也不太正常。我反复向她介绍我自己,她又反复赠我一些莫名其妙的新名字??蓟挂勒?,后来便都依了她,她欢喜我是谁,我便是谁。

她这一生都太苦了,因为她所处的时代,也因为她所在的家庭。

我爱她,疼她,像疼一个新生的孩儿,像她小心翼翼呵护她的孙儿。

回来了就不走了。最美的风景不在远方,而在她如花的笑靥,在她轻轻摩挲我后背的指尖,在她轻声的呢喃里……

后来形势严峻,医院不允许家人陪护了。

再次接到医院电话说情势不妙,赶到医院时她耷拉着脑袋,精神不振。母亲对着医生好一阵哭闹。医院要赶人回家的,这才没几天,好好的老太太怎会如此?

医生急忙安抚母亲,并破例允许母亲留下来陪护。不出一日,婆竟又恢复精神。医生和护士都忍不住感叹:你们就是良药!你们才是良药呐!

于是母亲便踏踏实实地待在了医院。

医院不得停留,工厂尚未复工,学校也还不能复学。除了照例准备一日三餐,便又多出许多独处的时间。不过终究是回来了,告别了异地的山水,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像是刚刚才放下了笨重的行李,向沙发深处蜷去,疲惫而又温馨。什么茶呀、绣啊、诗与远方都统统抛在了脑后。

是的,远足让我欣喜,归来让我心安。

 

图片关键词


回来了就不走了。最暖人心的不在路上,而在家人相互扶持,相互体谅,共担寒潮、风云、霹雳……

行走在宽窄巷子无人的街道上,感到一切如此美好。商铺关了门,游人也消失了踪影,年前为了迎接新年而特地装潢了的盛况还在寂静中坚持。鲜亮的招牌未染纤尘,倔强的春花开爆了盆。父亲母亲牵着手走在前面,我忍不住拍出手机留下一张照片。

父亲母亲都是爱茶之人,可惜我从未受到感染。日日在这宽窄巷子里穿梭游走,竟忘了,川茶也在这里,蜀绣也在这里,而我的根,那给我以生命和滋养的根,也在这里。

这场疫情是面镜子,照出我的骄傲自信,照出我的愚蠢迟钝,也照出我的浅薄与做作,照到我的内心柔软处,使我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人需要出走么?需要吧!但目的地不囿于他乡。我的耳畔老响起两个字:当归,当归。


移动电话
课程介绍
学校位置
在线咨询
彩93